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景区 > 正文

43岁的香港海洋公园如何度过中年危机?

2020-07-13 10:19:42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摘要: 香港海洋公园的业绩拐点,出现在2014年之后。巧合的是,香港迪士尼乐园亏损8年后,2013年第一次盈利。

7月10日,长隆方面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询问外界流传长隆入股香港海洋公园时称:那不过是一个传言。

 

让长隆或者香港海洋公园陷入传言的便是年初海洋公园披露的2019至2020财年数据:其中,海洋公园已欠政府附属贷款及商业贷款高达50.9亿港元,应付利息接近12.8亿港元;同时,年营运产生的现金赤字将超过6亿港元。

 

而随后一场新冠肺炎疫情更令步入43岁的香港海洋公园迎来了前所未有的“中年危机”。

 

海洋公园一直是香港旅游的热门景点之一,1977年1月开幕,由香港赛马会捐款兴建,后从香港赛马会独立,自负盈亏。

 

2005年,海洋公园启动耗资55.5亿港元的《全新发展计划》,全园景点及机动游戏由原来约35个增至80个,分为八大主题区域,一举跻身为世界级主题公园,成为全球最受欢迎及最多入场人次的主题公园之一。2012年还曾获颁全球最佳主题公园(The Applause Award)大奖。开业至今,海洋公园已接待超过1.4亿名游客。

 

但如今的它早已不复昔日荣光,债务缠身多年,站在“中年危机”的十字路口,重整发展方向成为其不得不面临的头等难题。

 

一位旅行社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海洋公园多年以来运营模式几乎没有改变,几十年来变化甚少,实际吸引到的香港本地游客已经相对较少,都是以内地旅游团为主,而随着内地主题公园如长隆等的兴起,更削弱了其竞争力。

 

彼时少年得意

 

如果说香港迪士尼乐园是一个童话世界,那海洋公园便是一个冒险的乐土,从最初的赛马会捐建到自负盈亏和逐渐发展壮大,一度成为全球海洋主题乐园的标杆。对于很多老一代香港人来说,去海洋公园游玩成为童年记忆中不可或缺的快乐。

 

海洋公园于1977年1月10日开幕,最初由香港赛马会捐款兴建,并由马会管理。开幕首半年,海洋公园已经有超过131万入场人次。

 

1979年1月,海洋公园引入杀人鲸“海威”,成为海洋公园一个卖点。公园初期设施不多,因此,从1980年开始,海洋公园进行扩展,增加大型机动游戏,并先后建成水上乐园、鲨鱼馆、百鸟居、登山电梯及集古村等设施。

 

1987年7月1日,海洋公园脱离马会独立,成为非盈利机构,并开始自负盈亏,改为以商业手法经营。为增加游园人次,海洋公园也开始不断加入新的项目。1999年公园获赠2只大熊猫,并引入更多大型机动游戏,例如跳楼机及越矿飞车。

 

海洋公园2005年推出全新发展蓝图,景点以及机动游戏由原来的35个倍增至70个。2007年,入场人次达490万,位列全球第16名,亚太区第5名。2009年,海洋公园入场人次世界排名跃升至第14位,亚洲区第5名,全中国第1位。

 

2005年,香港迪士尼乐园刚开园。香港海洋公园在之后的若干年里,凭借着差异化竞争,依然一直压着迪士尼乐园一头,以至于时任CEO盛智文被坊间称为“米老鼠杀手”。

 

于2009年落成的“亚洲动物天地”是发展计划的首项推出项目,展出大熊猫、小熊猫等珍贵亚洲动物,而拥有全球最大水族馆之一的“梦幻水都”也于2011年年初登场。

 

2011年,香港海洋公园布局分为7个区域。山下花园与南朗山以登山缆车和于2009年通车的海洋列车连接。而南朗山与大树湾之间,则以登山电梯连接,是全世界第二长的户外电动扶梯。

 

彼时海洋公园能够在主题公园竞争中取得一席之地的原因在于,战略思路简单明晰,针对迪士尼乐园走差异化路线,着重培育港人对海洋公园的感情,同时大力发展内地市场。

 

2014年的公开数据显示,在海洋公园来自内地的旅客中,有八成来自中国南方地区——除了上海及其周边,其他全部集中于广东省。从2003年开始,海洋公园针对内地的市场宣传费用从5%一路上升到30%。2006年又在广州开设了代表处,除了与众多消费品牌,如家乐福、可口可乐、肯德基、招商银行、银联等组织一起搞宣传之外,它也积极通过短信和互联网的手段吸引国内的游客。

 

但从盈利到亏损,香港海洋公园的业绩拐点,出现在2014年之后。对比香港迪士尼的数据,巧合的是,其到访游客最高值也出现在2014年,这一年达到750万人次,同时创下历年最佳业绩,业务收入54.66亿港元,利润3.32亿港元。而香港迪士尼乐园经营若干年,第一次出现盈利也在2013年。2014年是第二年盈利。

 

但从2015年开始,香港迪士尼乐园亦连续四年亏损,每年游客都不超过700万人次。作为全球最小的迪士尼乐园,亏损也不忘每年扩建,与此同时,香港迪士尼乐园的排名也在往前走,最高到过第17名。

 

2014年访港游客6084万人次,2018年访港游客6515万人次。游客多了7%,但去香港两大主题乐园的反倒少了。考虑到内地游客占访港游客的77%,内地游客的选择是主要因素。历年来,香港海洋公园的游客占比,内地、本港、海外的比例约为4:4:2。

 

“少年得意”的海洋公园并没有延续此前的一路风光,因为内地旅客人数下降,设备陈旧,经营模式相对单一,同类竞争品类的增多,海洋公园开始面对越来越多的挑战。

 

中年危机下的转型

 

海洋公园暴露中年危机的第一个要害点呈现在了高额的债务上。

 

自2005年起,香港海洋公园向香港政府及商业借贷近55亿港元进行新扩建项目,到2013年再向政府借贷22.9亿港元,兴建全新水上乐园,共涉及约78亿港元借贷。两项借款当中,政府总共借出36.7亿港元,其余超40亿元是商业借贷(部分借贷由政府担保)。

 

根据香港海洋公园2018至2019年报,海洋公园欠下的政府附属贷款及商业贷款及利息已到63.7亿港元。而到2019财年,香港海洋公园已经连续亏损四年。沉重的债务,成为海洋公园入不敷出的重要原因。

 

5月11日,香港特区政府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表示,特区政府已向特区立法会申请,拟向香港海洋公园拨款54亿港元,支援海洋公园维持运营,否则乐园在6月恐将面临倒闭风险。

 

2020年5月29日,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财务委员会审议通过了“向香港海洋公园拨款54.2亿港元”的提案,该笔款项将协助园方继续营运12个月,并在其间重新确定其未来发展策略,帮助公园渡过难关。6月26日,香港特区政府任命刘鸣炜为海洋公园公司董事局新任主席,新一届领导班子将重新规划公园的定位和发展方向。

 

另一方面,香港海洋公园自身的盈利能力也同样面临重重挑战。

 

步入中年的主题公园不得不面对的一个共同严酷考验是维修。公开资料显示,海洋公园最近一次大翻新已是8年前的事。2019年,时任香港海洋公园主席的孔令成曾表示,由于超强台风山竹造成的破坏及其他因素导致维修保养开支大增,还有新基建和新设施折旧涉及的种种开支,导致海洋公园的运营成本增加。

 

此外,香港海洋公园还需要面对区内主题公园增多而造成的激烈竞争。

 

世界主题公园权威研究机构、美国主题娱乐协会(TEA)与第三方旅游行业研究及咨询机构美国AECOM集团曾联合发布一份2017年全球主题公园调查,入围该榜单的中国主题公园有上海迪士尼乐园、珠海横琴长隆海洋王国、香港迪士尼乐园,分别位居第8位、第11位和第18位。香港海洋公园只排到第20位。

 

“珠海长隆除了将周边内地游客吸引过来,减弱了对香港海洋公园的游玩需求以外,很多香港游客也会倾向于到珠海游玩。”一位旅行社人士说道,“对于香港海洋公园来说,直接的竞争对手就有珠海长隆海洋王国和三亚海昌海洋公园。2014年,珠海长隆海洋王国正式对外开放,作为全球最大的海洋主题公园,当年即接待游客800万人次。2018年,全年接待游客数量首次突破1000万,并在TEA全球主题公园中排名第11。同样是海洋主题,同样在粤港澳大湾区,珠海长隆海洋王国投资500亿,自然视觉及感官体验更胜一筹。何况,在通关便利上,珠海长隆又占了优势。”

 

而海昌海洋公园是国内最大的海洋主题公园和配套商用物业开发及运营商,动物保有量业内第一,共有66000多头海洋生物,保育水平和运营管理水平处于行业领先地位。自2002年第一个海洋乐园至2019年1月三亚梦幻海洋不夜城,海昌海洋已拥有8个海洋主题公园和3个综合娱乐主题公园。

 

与此同时,到海洋公园里游玩的客人在逐渐消失。

 

自去年6月起,香港的社会动荡令访港旅客不断减少。香港海洋公园在2019年7月至12月的入境旅行团和自由行人数同比下降超过六成。为了鼓励员工在困难时期与公园共渡时艰,海洋公园春季新年将向全职及兼职员工分别派发600元和300元的红包,金额也比去年减少了一半。

 

到今年,受疫情影响,香港闭关近3个月,而香港海洋公园也在1月时宣布闭园。同时,由于经营环境严峻,在不影响日常运作,包括动物护养、服务及演艺活动水平和游客安全的前提下,公园实施多项控制成本措施,其中包括“冻薪”,以及鼓励员工申请无薪假或提早退休,但会尽量避免裁员。

 

海洋公园行政总裁李绳宗5月8日对媒体表示,乐园关闭至今已损失100万人次客流量,收入大受影响,担心资金流挨不到9月。李绳宗本人将于7月离任退休。

 

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曾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表示,“海洋公园财困或许有管理上的问题,但似乎没有人讨论过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外部竞争。2013年,位于珠海的长隆海洋王国开幕,香港的海洋公园不再是独市生意,内地居民不必办通行证就可以游览,7年后的今天,长隆占地2000亩,有5000个酒店房间,每年入场游客过千万,现在还有扩张计划,关心海洋公园存亡的朋友,建议大家抱着学习的心态去考察。”

 

“海洋公园危在旦夕,其实问题并不复杂,如果疫情在两三个月后过去,内地游客重新出动,到时候会不会又重新出现示威,园内滋扰游客?这些答案都决定了海洋公园的生死,过去有银行向海洋公园贷款,但现在不贷了,为什么?再用一个完全不复杂的思考方式看海洋公园的政府资助可行性:如果政府将所有债务还清或撇除,然后免费将整个海洋公园送出来(但不准停止营运),有商家敢接吗?我认为政府是时候放手了,财政上我们负担不起这个窟窿,没有内地游客的观光海洋公园必是倒闭。”梁振英表示。

 

但是亏损似乎成为香港主题乐园逃脱不了的厄运。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去年9月底,香港迪士尼2019年财政年度净亏损约1.05亿港元,跟2018年度净亏损5400万港元相比,净亏损大幅上升94%。

 

相对照的是,香港迪士尼4月12日举行线上新闻发布会,并公布业绩报告。报告显示,2018年10月至2019年9月期间,香港迪士尼收入维持60亿港元,跟2018年财政年度收入持平。2019年财政年度前9个月,即2018年10月至2019年6月,香港迪士尼业绩表现强劲,收入同比上升11%,入场人次上升5%,酒店入住率增加8个百分点。

 

香港迪士尼行政总裁杨善妮表示,去年下半年的香港社会动荡引发的治安问题重挫本地旅游业,影响香港迪士尼去年7月至9月的业绩,从而导致乐园全年未扣除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的盈利下跌17%至11亿港元,净亏损1.05亿港元。

 

中年危机之下,香港海洋公园开始加快转型速度。

 

香港特区政府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5月21日表示,香港海洋公园拟将传统的主题乐园,转变为以教育、保育功能为主的度假胜地。

 

据其介绍,海洋公园未来将巩固并发挥教育、保育优势,致力于有关研究及推广;脱离传统主题公园模式,减少兴建或投资机动游戏等设施,并依托香港岛南区自然、人文景观,打造成度假胜地和休闲区。

 

此外,在经营模式方面,海洋公园将重新审视资金来源、运营模式、法律框架、土地运用、南区发展五方面问题,使公园开源节流、避免特区政府拨款,同时运营更具弹性。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补充,海洋公园将缩小公园规模,同时,调整海洋公园的营运模式、职能和法律框架,考虑把部分设施批出专营权,由其他机构管理,或者与商业机构合作,更改收费模式等。

 

而基于此,业内人士也普遍认为,海洋公园未来的发展必然离不开加速商业化的步伐。

 

而支持公园走商业化的路线,也并不必然等同于全盘私有化、市场化,例如在营运和任命管理层上,亦可加入市场元素,增加园方追求利益极大化的动力。由于条例列明公园的董事局成员由行政长官委任,而港府在保有此权力下,可考虑在委任期内,添加董事局成员的考核标准,如入场人次和收益增长,作为续任或问责的考虑因素;又或者在董事局酬金上,加上奖罚机制,按公园财政表现衡量。



您可能感兴趣的相关资讯
  评论列表
已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评论仅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原创

继“买烧鸡送旅游”后,拼多多又现9.9元...
低价游仿佛一只“打不死的小强”,国家有关部门连年严打,但屡禁不止。
专访|Liina Maria Lepik:“我们将用爱...
希望爱沙尼亚在中国游客心中能够牢牢占据一席之地。
    关注我们+

精选最有价值要闻,每周定期发送。预览最新要闻 »